網站首頁

弗蘭肯斯坦,人類孤獨和恐懼的鏡子

大字 日期:2020-01-11 來源:北京日報

  2019年歲末,中間劇場上演了原創話劇《弗蘭肯斯坦》,劇本改編和導演是來自英國的丹尼爾·高德曼。

  《弗蘭肯斯坦》是英國作家瑪麗·雪萊于1817年春天創作的長篇小說,被譽為科幻小說之母,被無數次搬上舞臺和大銀幕。小說講述了科學家維克多·弗蘭肯斯坦在探尋生命起源的過程中,用幾具尸體創造出一個碩大丑陋的人型怪物。當怪物真的擁有了生命,維克多卻恐懼得落荒而逃,遺棄了他的“發明”。怪物飽受人類的排擠和歧視,在恐懼中學會語言和仇恨,他找到“父親”維克多,渴望得到伴侶和關愛。維克多的拒絕讓怪物徹底絕望,殺掉維克多所有親人作為復仇。維克多終于醒悟,開始追蹤怪物之旅,直到酷寒的北極……

  這個充滿思考的寓言性故事,從誕生之日就話題不斷。人類起源,靈魂從何而來,欲望和執念,愛與毀滅,科學與宗教、道德、倫理的關系……這些至今都困擾著人類的謎題,很難找到標準答案?!陡ヌm肯斯坦》誕生的年代,歐洲正在經歷第一次工業革命,人們對科學的崇拜到達了近乎盲從的地步??茖W技術大大提高了生產效率,人類感受到了科學的極大裨益?,旣悺ぱ┤R卻深刻反思了癡迷科學的弊端:人類是否能夠真正駕馭科學?科學跨越倫理道德的界限是否會帶來災難?小說的結尾,科學家失去一切,帶著遺憾死去,而怪物,同樣擁有弗蘭肯斯坦名字的類人,決定自焚結束生命。

  此次中間劇場制作的版本,將維多利亞時代的故事置換成當下,保留了核心故事情節,以維克多被懷疑謀殺了未婚妻伊麗莎白開始,在警察的訊問中,不斷閃回:敘述維克多創造怪物,怪物受盡歧視,找到維克多要求伴侶和愛,維克多親手毀掉了怪物渴望的伴侶,怪物變得瘋狂,逐一殺掉維克多的親人,怪物突襲了警局,殺掉所有阻礙,卻沒有殺掉維克多。幡然醒悟的維克多決定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拿起槍,決心結束噩夢。

  凝練的故事,節奏緊湊,105分鐘的演出牢牢抓住觀眾的眼球。經過制作團隊的努力,臺詞翻譯得很生活化,沒有譯制腔的隔閡感。編導古德曼也加入了自己的態度——審訊維克多的兩位警員,一個叫瑪麗,一個叫雪萊,這既是對原著作者的致敬,同時也是傳遞思想的重要手段?,旣愄介L狂妄自負,完全不相信維克多“編造”的離奇故事,雪萊探長則理智淡定,時刻審視判斷著維克多的供詞。隨著劇情發展,瑪麗和雪萊顯然開始相信怪物的存在,隨之而來的是他們對維克多的評價?,旣愅耆驹诘赖聦用尜|疑、鄙視甚至是抨擊,而雪萊繼續保持著理智,依靠客觀證據作出決定。這兩個角色和維克多加在一起,就是人類對待科學和真理的普遍態度。

  飾演維克多的翟天臨將科學家的傲慢、困惑、后悔等情緒處理得很有層次,最后決心承擔責任的篤定也很準確。維克多失去了親人,決心用科學延長人類壽命。起死回生,是人類億萬年來的夢想。對死亡的恐懼,是人類最深沉的絕望。由于改編將場景固定在審訊室,維克多這一角色失去了許多展現空間,關于他何時決定承擔責任,為自己的瘋狂贖罪,交代得不夠清楚。好在舞美設計巧妙地拓展了舞臺上的空間,審訊室的玻璃窗可以移動,通過燈光變化可以成為鏡子,也可以透視后區的空間。碩大的鏡子背后時而是維克多的實驗室,時而是怪物學會語言的林間小木屋。在解決了空間問題的同時,鏡面還成為重要的舞臺語匯。維克多和怪物時常通過鏡面互相照見,兩個同樣擁有弗蘭肯斯坦姓氏的軀體,一個親手創造了自己的噩夢和災難,一個親手毀掉了自己的創造者。

  “可惡的創造者!你為什么要做出連你自己都厭惡背棄的可怕怪物?上帝懷抱慈悲,將人按照他的形象創造得美麗迷人,但我卻得到難看的人類外貌,甚至因為與你們有相似之處而更顯駭人!”(摘自《弗蘭肯斯坦》周佩郁譯本)怪物到底算不算人類?沒有經過母體孕育,沒有造物主賦予的靈魂,沒有經歷社會化和接受教育,只有類人的軀體,即使掌握了語言、知識,也始終是異類。怪物的可悲之處在于,以貌取人的人類單純出于對丑陋外貌的厭惡,將怪物拒絕于千里之外,不給他任何解釋辯駁的機會。

  林中小屋一場,鏡子中的小屋成為怪物短暫的桃花源。雙目失明的阿加莎看不到怪物的丑陋,只知道怪物羞澀怕人,喜歡音樂,還會用劈柴作為回報。但視力良好的人類,只看了一眼,就槍擊驅趕怪物,并堅持認為這是對阿加莎的保護。怪物起初是心地善良的,他雖然有成年人的體魄,但頭腦和嬰兒一樣簡單,在他嘗試完成社會化的過程中,無數次被驅趕、攻擊、謾罵……人類的以貌取人和對丑陋的恐懼,倒映在怪物身上,他本身沒有做錯任何事情,在內疚、隱忍無效后,催生了他的恐懼和仇恨,最終產生了反社會人格,變得殘暴、冷酷,淪為真正的怪物。飾演怪物的吳昊宸肢體語言很棒,怪物蘇醒那場戲,在冰冷的地面上蠕動、爬行,四肢扭曲抽搐,像初生的小馬駒一樣艱難地學習站立,吳昊宸的分寸感拿捏得很好,在隨后人和非人的兩種狀態中切換自如。

  這出戲的節奏和視覺效果是令人驚喜的。演出很“嚇人”,真的很嚇人,全場觀眾至少發出五次以上的驚呼,除了生理上的恐懼,還有細思極恐的深刻,這個拷問人類靈魂的故事真是讓人欲罷不能。在科學飛速發展了200年之后,人類已經掌握了克隆技術,人工智能廣泛應用,甚至可以編輯新生兒的基因,這些超越傳統道德觀念的行為,和維克多的瘋狂舉動有什么區別?中間劇場在此時排演《弗蘭肯斯坦》恰逢其時。

  作為近幾年原創作品不斷的良心劇場,中間劇場從2018年起創立了“科技藝術節”,委約創作演出和邀請的作品涉及了克隆、人工智能、攝像頭、網絡社交、大腦植入思想等題材,這些新興的話題有些尖銳,多數人是不愿提及的,大概是出于恐懼和視而不見的鴕鳥心態吧。此次的《弗蘭肯斯坦》再次把人類和科學的關系拉回戲劇觀眾的視線范圍,用孤獨絕望的怪物做鏡子,將我們的孤獨、盲目、自大、征服欲暴露在陽光下。如同劇中戛然而止的結尾,創作者很難給出確定的答案和解釋。但這出戲意在讓觀眾思考:科學還是應該有所敬畏,不能跨越道德底線。在判斷一個對象是否友好時,我們應該放下偏見,不被執念蒙蔽眼睛。

[責任編輯:余敏]

南昌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1、本網轉載文字、圖片等稿件均出于為公眾傳播有益資訊信息并且不以盈利為目的,轉載稿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本網不對其科學性、嚴肅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證。如其他媒體、網絡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須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2、本網站內凡注明“來源:南昌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均屬本網站原創內容,版權均屬“南昌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站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本網站原創內容版權歸本網站所有,內容為作者個人觀點,本網站只提供參考并不構成任何商業目的及應用建議。已經由本網站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南昌新聞網”,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3、凡本網站轉載的所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文件等資料的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本網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創文章及圖片等內容無法一一和版權所有人聯系,如果本網所轉載稿件的作者或編輯認為其作品不宜上網供大家瀏覽,或不應無償使用,請及時用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或電話(0791-86865371,0791-86865387)通知本網,本網將迅速采取適當措施,避免給雙方造成不必要的經濟損失。

4、對于已經授權本站獨家使用提供給本站資料的版權所有人的文章、圖片等資料,如需轉載使用,需取得本網站和版權所有人的同意。

< 分享到 設置
+ - 正文字號
喜乐彩开奖